執念



我想念開車開整幾百公里的公路旅行,累了就找路上的汽車旅館睡覺,醒了就繼續上路。
我想念我們在靠海的城市看過的數次日落,半夜在海邊吹著海風喝酒。

我想念我旅途上兩度回到的小城,那裡有我熟悉的跳蚤市場和洗衣店。
我想念小島上熱鬧的小鎮,便利商店,來往的年輕背包旅客,混亂的交通,數不清的廉價旅館,口味各異的食物。

我想念另一座小島上你們喜歡吃的三種咖哩,海風的氣味,還有每一晚的當地啤酒。
我想念雨林裡刮風的夜晚,還有適合把衣服放到沙灘上曬的美好天氣。

我想念雪山上刮著風雪的萬聖節,為了取暖而灌下肚的烈酒,下山時迷路的膽戰心驚。
我想念不長不短的日子里和你走過的路,去過的公園和夜店,和溫暖的夜晚。

我想念所有路過我的人。




我想念山高水長,我想念乾旱大地上成群覓食的鹿。
我想念那個格外晴朗的天氣,我們帶著從闊氣的自助餐廳裡外帶出來的三文治,坐在斷崖邊吃午餐。
我想念在窄小的學生公寓裡,我和剛認識的朋友如何撇開一切成見,懇切地談論自己的過去和夢想。

我想念所有酒吧裡播放過的音樂,不同顏色的調酒。
我想念所有牽過我走過一小段路的陌生人。

開學第五個星期,當所有的轟轟烈烈忙忙碌碌過去以後,只留下我的孤獨和繽紛的記憶。
家裡有一件我在上個冬天穿了整整五個月的深色外套,我穿著它走過不同的城市和路,和操著不同語言口音的人擁抱握手說你好再見。

我第一次看見雪是萬聖節當天,在雪山上。
下山回來足踝的部分磨破了皮,左右腳共有五個傷口。


我想我把我的想念說出來後會好一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