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煙火一場

#1

然後我終於回到家了。

洗個澡後把背包裡的一些雜物都清了出來,散放在書桌上。一些用不完的旅行裝洗臉霜、洗髮水,有兩本路上買的書、濕紙巾、泳鏡、航海時用的哨子……我也把分類好在收納袋的衣服拿了出來,丟放在床上,打算整理一番。我試著把那些小物放在書桌或房間任何一角適合他們的地方,但總覺得彆扭。像是泳鏡和墨鏡放在一塊兒,和一疊明信片一起,防曬霜和蘆薈膠尷尬地站在耳機旁邊,同在一塊兒的還有我的衛生餐具。

他們曾經都在我的背包裡有各自完美的位置,或許我其實都不需要把它們都散放出來。好好地待在背包裡,或許又有那麼一天我會繼續出行。

#2

是需要再好好記錄我過去半年的旅程。我在幾個不同的地方待了一段時間,和一些陌生人建立起關係,成為朋友,然後再離開。這一年以來我不斷地和許多人因為因緣際會而建立起超越陌生人的關係,一起有過很美好的時光和回憶,心裡卻深深明白在與對方各自道別後,彼此大概永遠也不會聯繫,或者見面。

我有好多好多這樣的“朋友”,我們有過最璀璨的回憶,短暫卻美麗。可是有時我真的累了,即便心裡真的明白,沒有人能真正停留。

純粹是一場煙火,綻放在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

#3

最近需要回到一個曾經居住過的城市繼續生活。

抵達新加坡的時候是傍晚,正是交通繁忙的時刻。我背著幾個月下來賴以為生的行囊,身心疲倦地站在因為交通阻塞而在原地停留了至少二十分鐘的巴士上。我感受到肩膀的酸痛、飢餓和無助。我沒辦法往前。有人在碎碎念,好奇造成交通阻塞的原因。被堵在路上的司機開始鳴笛,即便心裡知道這麼做根本沒辦法真正緩解交通。

我感覺像潮水堵住了我的喉嚨和嘴,無法呼吸。我多次想像回到新城市開始的理想生活,卻沒料到回來的第一步是如此地讓人難過。那天我從早上一路奔波,早上從泰國甲米的飛機到吉隆坡,再來是六個小時從吉隆坡到新加坡的巴士。我在飛機上數次睡了又醒,一個小時半竟然是那麼漫長。接下來六個小時的路途,巴士中途停靠休息站兩次,我在巴士上依然睡睡醒醒,有時醒來的那一剎那會意外地意料自己已身在馬來西亞的事實。

天慢慢地暗下來,暗下來……我還在原地。

#4

我回想起那些記不起日期和日子的生活。被暴風雨困在超市的那天傍晚。學自由潛水的憋氣和呼吸法。珊瑚和魚群。風帆被風吹響的聲音。繩子的觸感。日照。腳底下的沿海巨石。

再倒帶——大半年以前穿的厚外套。低溫。說話時冒出來的水氣。麵包、起司和酒。用陌生語言唱的舞曲。很多的擁抱。高聳的大教堂。火車。聖誕市集。老城區。

等等。

我真的希望我能夠更積極一點。

#5

我原來比我自己想像中更加健忘。我希望他人停留,卻也只是煙火一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