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 關於人們想問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事

臉書的ON THIS DAY提醒我曾經讀過于洋的這一篇《關於人們想問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事》,現在讀回去還是很感動,因此想要記錄下來。

忽然他說「人家說世界上有六個跟自己很像的人,我原本不以為然,遇見你之後,我可以相信這件事了,但是遇見六個太貪心了,能認識你已經很開心。」
 想起那個騎著摩托車從歐洲跨過整個亞洲的那個人跟我說「溝通變成太廉價的事了,因為有了網路,我們好像就不用真的說再見了,我們覺得有了對方的電子信箱,就有一天會再見面,但是我們都知道那是多麼微小的機率,我們交換那些數字跟字母只是想讓再見容易一些」
「偏偏那是我們最需要學習的事。」
那是你遇到一個來自不同成長背景的人卻有著相似的想法的驚訝,那是超越性別與種族的相知相習,那是一種不需要時間培養就有的默契,那是一種不帶任何偏見與預設立場的對話,那是不需要被貼上任何社會標籤的相處,那是彼此都知道這樣奇蹟般的巧合有多珍貴的認知。

這讓我想起之前看過的電影《Before Sunrise》。




Sliding doors in your life

剛剛讀到一個香港旅人的網誌,他說 Life is all about sliding doors。我讀了真的很感動,想要把他寫的那一些話記錄下來。

The movie Sliding Doors always strikes my mind when I have to make a critical decision that would change completely my whole life. It is like going through another door, creating another parallel space of your life which leads to totally different consequences. After several years of traveling around, I come to a point asking myself:

What if I did not travel and kept working in Hong Kong?

What if I accepted the offer and stayed in Australia and work in the Chinese medicine clinic, earning heaps of money?

What if I agreed to work on a cruise ship as an acupuncturist?

What if I flew to America to meet my first boyfriend?

What if I be more rational and treasured him for sacrificing everything to travel with me?

What if I keep cycling towards Asia?

What if… What if… What if…
I always imagine at the end of my life, there will be a gathering of all the “me” from every sliding doors, we all share about what our lives had been and what kind of person I had become! It must be a wonderful party I guess!

Bergamo, Italy


What if I chose to stay with him for few days more?

What if I didn't say No?

What if I decided to go with her for the hike?

What if I didn't choose to meet him?

What if...


Where could travelling lead me to eventually?

夜半失眠

我又回到了那個不想分享任何博文的階段。純粹覺得寂寞,於是有很多大段的話想寫出來,卻又不想讓全世界知道。有緣的人,自然會來,我明白他們能讀得懂我的心情。

回到家接近一個星期,心裡開始冒出一種可怕的想法——我無法待在家裡和家人相處太久。這樣想起來我是有點為父母難過,他們努力那麼久把我撫養長大,又幾乎不曾埋怨地滿足我所有的要求,而我身為家中唯一的女兒,卻沒有辦法和他們好好相處,總是急著想要離開。

這天晚上還沒換上睡衣以前我又不小心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看一下時間,我大概睡了兩個小時多左右。睡前洗了臉刷了牙,兩個小時後臉上卻又開始變得油膩,看來我的肌膚還在努力地適應東南亞的氣候。過後我努力想要睡著,腦袋卻異常清醒。閉上眼睛之前和心系在遠方的人發了條簡訊說生日快樂,而我越來越搞不清楚這樣的情緒,是否是因為他是我其中一個和遠方的連結,代表遠行,代表另一個世界的生活。我心系的是遠方,不想與其斷去連結的是遠方,而不是住在遠方的人。

既然睡不下去就決定不再逼迫自己,我便起床撿了一本書來讀。自從有了智能手機以後就鮮少閱讀,我去法國的時候只帶了一本Cheryl Strayed的《Wild》,從去年還沒離開新加坡以前就開始讀,一直到幾天前才讀完。我在巴塞羅納旅行的時候逛了家二手書店,用4.2歐元帶回《Eat, Pray, Love》,一開始的時候也讀得很慢,不過有一次在西班牙南部旅行的時候搞砸了交通,突然有了好多時間在等待,就趁著等待的時間讀完了它。

回到家裡打開了媽媽在我離開以後幫我整理的儲物箱,裡面有不少放不進書櫃裡卻又還沒開始讀的書,還有一些我讀過了還想再讀的書,其中我今晚選擇讀的一本是Elizabeth Eaves的《Wanderlust——A Love Affair with Five Continents》台灣譯本。這本書我早前在新加坡唸書的時候讀過,那時候一天幾乎讀不到二十頁,大概是因為久未讀書成豬,對文字的感覺也逐漸變得陌生。後來有一段日子回到家裡閒來無事,就決定控制自己對網絡的慾望,開始增加閱讀量,有時候半夜失眠,閱讀也可以很好地打發剩下來的夜晚。

我若待在家太久會感到恐懼。我需要工作,需要收入,要么我需要旅行。那時接近飛回東南亞的時候,我記得我迫切想要回家的感受,現在想起來那個感覺莫非也只是一種幻覺。我只是需要休息,或許是脫掉外套換上短袖曬曬太陽的那種休息,而不是回到家裡長時間面對家人的那種休息。去了歐洲半年一趟回來,手上的錢所剩無幾,半年內又將要開始償還貸款……心裡多少有些焦慮。但是我有半年的時間,目前是需要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也能夠自由支配時間的工作,錢不需要很多,只要夠我每個月還掉最低貸款和夠自己生活就好。

很多時候我都不清楚未來該怎麼走,因為大概十年、二十年內我就不太可能以目前這樣的方式去旅行或生活……我想航海,我想潛水,我想登山,我想徒步,我想跳傘,我想衝浪,我想學外文,我還想要做很多很多的事。

我喜歡《Eat, Pray, Love》最後想要傳達的概念——Balance. Finding your inner peace, at the same time, enjoying the pleasure offered by the world.

Norwegian Woods

旅途末

從歐洲回來第四天了。胖了一圈回來,於是回來的第一天晚上並沒有按照計劃睡一場冗長的覺,我大概只睡了四個小時左右,就爬起來曬太陽跑步了。

在新加坡下機的時候感受到熟悉的熱浪,走在機場裡我一直忍不住微笑——半年在外面兜了一圈,我又回到悶熱的東南亞來了。是一種莫名的情緒,不是那種回家的興奮感,也不是回到熟悉環境的愉快——是莫名的。像是順著命運的軌道玩了一圈,有種完成任務的愉悅感。

在歐洲半年,感謝父母親的放縱和信任,我有了很愉快的經驗。這是二十一年以來最為放鬆的時候吧,我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獻給了Enjoying Pleasure,認識了許多或許這輩子再也不會見的朋友,也有過了人生中許多美妙的體驗。偶爾想到短期內沒有辦法再複製那些美好的回憶,心裡多少有點難過。C總是揶揄我,being dramatic?他不會了解。

四天下來沒辦成什麼事情。白天總是昏昏欲睡,到了半夜卻格外清醒。之前想說要收拾房間,一直拖到今天也沒有完成。我不斷想念在歐洲的一切,即便已經回到東南亞卻遲遲不願往前。

或許早餐的一杯咖啡可以有助情況改善。

回家的感覺不如預期般美妙,這樣想想我的確是個非常自私的人。我想或許我只是想回到一個只屬於自己的地方休息一陣,然後再出發。慶幸幾個星期後我又即將出門。和家人的關係難解,是我一輩子都沒辦法修習好的功課。

我會好好的。

Morocco

路上我遇見的你

我們同班。可是因為我不常有課,所以彼此都不太熟絡。
法國人,有阿爾及利亞血統,所以是棕黑色的眼睛,黑色的頭髮,雙眼皮,長得很好看。

幾乎是班上英語說得最好的本地學生,經常有異乎尋常的意見和奇想。在中國待過九個月,在西班牙待過半年,西班牙語非常流利,也總是以“老闆多少錢”、“不買不買太貴了便宜一點”這幾句中文和班上的中國學生打趣。

抽大麻,但是不喝酒,因為宗教的緣故。

最後一天上課全班大合照,用我的手機照。

過來找我要手機看照片拍得好不好看,然後摟著我的肩膀和我照了幾張自拍。

是個非常懂得說再見的人。